金沙国际首页

金沙国际首页 资讯正文

融资超十亿美金!?“十荟团”还是暴雷了

  据《财经》杂志报道,1月14日,《财经》记者来到十荟团北京总部办公室,办公室里大部分工位都空着,一些办公区域被杂物填满,只有零星几个人坐在办公区域玩手机、聊天。一位自称是十荟团的安保人员出面表示,他每天要接待十几个上门来要钱的人,多的有几百万元,少的也有几万元。他还提到,十荟团还欠他所在的安保企业几十万元的费用。

  此前1月9日,有媒体报道,十荟团位于长沙的办公区人去楼空,前来讨债的供应商、网格仓商络绎不绝。据统计,目前十荟团拖欠200户供应商逾千万元货款、押金,还有网格仓商500余万元配送费。目前,供应商、网格仓商已报警。

  作为曾经投资市场热捧的企业,还曾获得互联网巨头alibaba的大力支撑,十荟团是怎样一步步走入困境的?

  裁员、封团、撤城风波不断

  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成立于2018年8月,以做水果生鲜起家,2019年8月和深耕长沙的早期社区团购平台“我你您”合并,主攻二三线城市市场,并由此一举坐上了社区团购赛道的前三把交椅。到了2020年4月,其日订单峰值超过160万单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十荟团共完成了7轮融资,总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金。仅2020年就完成了4轮。alibaba共参与投资了4轮,是十荟团的重要股东,也曾是合作伙伴。最新一轮融资是2021年3月完成了7.5亿美金融资,由alibaba领投,投资方还包括DST Global、晨曦投资、时代资本、GGV纪源资本、昆仑资本等多个知名投资机构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21上半年,十荟团还在快速扩张,员工总数迅速涨至万人,部分岗位甚至无需面试直接入职,办公室里也挂着“死磕100天、决战华山巅”、“保长沙业绩稳定增长,血战南昌,共创华中辉煌”的横幅。

  自2021年8月起,十荟团相继被曝大量裁员、关城,收缩范围波及部分入驻省市。

  据连线insight报道,从8月20日开始,长春、南宁、青岛、漳州、福州、哈尔滨等城市供应商,陆续接到当地网格仓即将关停业务的通知,“已经确定关停业务的地区,裁员比例在30%-40%之间。”

  而据十荟团内部高层透露,未来十荟团只保留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优势区域,部分亏损较高的区域将逐步关停。

  十荟团官网显示,截至目前,其业务已完成华中、华南、华东、华北、西北、西南、东北7大区域、25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、2000余市县布局,覆盖全国83万社区、5083万家庭用户。也就是说,这次大规模收缩,波及到十荟团部分进驻地区。

  随后8月21日,十荟团创始人陈郢发布内部公开信《聚焦用户长期价值的一次自我革新》,称“在部分效率较低的业务区域,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”。

  十荟团工作人员确认了内部公开信的真实性,并表示部分区域由于被裁撤,确实存在裁员的情况;还有部分区域将与阿里社区电商事业群达成整合合作。但具体的整合合作方式,该工作人员表示暂不清楚。

  在2020年7月各巨头涌入社区团购赛道前,十荟团已经做到了社区团购头部,是仅次于兴盛优选的市场第二玩家。而随着互联网巨头布局社区团购,行业赛道变得拥挤。而十荟团除外部竞争外,还面临着市场监管趋严、消费者口碑下滑等问题。

  2021年5月,十荟团因“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,扰乱了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”及“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,诱骗消费者与其进行交易”,被市场监管总局处以150万元人民币顶格罚款,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。

  另据国内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显示,2021上半年,兴盛优选、橙心优选、十荟团、美团优选等接到用户投诉最多,其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退货退款问题、商品质量、订单问题、虚假促销、售后服务差、网络欺诈等。

  十荟团因为背靠阿里,一度被认为是有机会存活下来的社区团购平台。

  2019年阿里首次投资十荟团时,就将十荟团接入了阿里的电商体系中。供应链、流量、运营等方面,十荟团借着与阿里联动,建立起竞争优势。

  一方面,阿里旗下批发平台阿里1688精选源头工厂商品直接在十荟团上架,旗下超市大润发也为十荟团提供商超日化类商品的供应链支撑,丰富十荟团的供应。

  另一方面,为了占据更多市场份额,今年1月底,阿里还向十荟团开放了手淘金沙国际首页的“淘宝买菜”入口,其中的SKU和自提点,直接与十荟团打通。

  但随后,阿里似乎更愿意发展自己的生鲜业务,选择整合盒马鲜生和淘菜菜业务,关掉了十荟团的链接。

  “阿里原来是投资十荟团的,现在盒马想自己做社区团购,十荟团就把大家这些人打包卖给阿里了。”据红星资本局援引内部某员工的说法称,阿里出20亿元完成此次整合,另外十荟团需要关闭20座城市的业务。

  几乎是同一时间,阿里社区电商事业群也正发生人事变动。

  据晚点LatePost报道,8月23日起,阿里合伙人、B2B事业群、MMC事业群总裁戴珊将不再代表集团分管盒马事业群,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直接向张勇汇报。

  “十荟团出现危机或许会对阿里在社区团购的布局上有所改变,假如与阿里MMC在部分地区进行区域整合,十荟团也有黯然出局的可能。”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如此认为。

  社区团购迎来新一轮“洗牌”

  在巨头和资本裹挟下再次冲顶之后,社区团购在2021年迎来新一轮洗牌。

  据国海证券研报显示,2020年社区团购在线渗透率为20.9%,而预计到2025年该比例将上升至45.5%。这也意味着当前市场仍未饱和,各路投资机构、互联网巨头也在持续加码。

  天眼查金沙国际首页统计,2021全年社区团购领域共发生24起融资事件,累计已披露融资金额近430亿元。参投机构除红杉中国、软银愿景基金、IDG资本等外,还包括Tencent投资、alibaba、滴滴管理层、蘑菇街、美团龙珠等互联网巨头。

  不难看出,2021上半年,投资机构们仍然十分热衷于社区团购。其中,最为瞩目的社区团购平台还是属兴盛优选,2021年连续斩获3轮融资,累计金额达34亿美金。

  2021年农历春节前后,兴盛优选获30亿美金投资,红杉资本领投,Tencent、方源资本、淡马锡、KKR、DCP、春华资本、恒大等跟投。据悉,此次融资也是社区团购领域完成的最大一笔融资。此外,橙心优选、十荟团也分别获投9亿美金和7.5亿美金,参与机构包括软银、alibaba、昆仑资本、鼎晖投资、纪源资本等。

  然而,2021年7月之后,社区团购投融资热度急转直下,橙心优选、十荟团甚至出现严重的经营问题,仅在11月出现一例投资。

  相较于2020年惨烈的补贴大战,2021年在监管的收束下,“保持增长”、“提高毛利”、“夯实供应链”、“聚焦核心城市”成为各社区团购平台的发展关键词。

  根据最新的金沙国际首页统计,社区团购浮现出新的竞争格局:第一梯队为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,市占率均超30%;第二梯队淘菜菜(原盒马集市)、兴盛优选、京喜拼拼,市占率均在10%左右;第三梯队橙心优选、十荟团、美菜网,大都面临规模收缩、裁员的艰难处境。宣告“死亡”的社区团购平台包括:同程生活、美宜佳选、呆萝卜、食享会。

  2021年,第一个倒下的是“老三团”之一的同程生活。

  去年7月7日,“同程生活”的运营方苏州鲜橙科技有限企业发布公告,宣布决定申请破产。成立于2018年8月的同程生活,在8轮融资、累计4亿美金的助力下,通过收购千鲜汇、考拉精选、邻邻壹等社区团购品牌,迅速占据了广东、湖南、江苏等市场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20年同程生活已布局超70座城市,其中过半实现盈亏平衡,市场地位一度与巅峰时期的兴盛优选持平。进入2021年,在新同行的激烈竞争下,同程生活很快面临现金流危机,持续退出上海、湖南等省市。

  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曾在公开信中表示,自从2020年9月开始,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,行业从拼创新、拼实行的时代转变为拼资本、拼补贴的时代。7月,在拖欠数亿元债务的情况下,主营企业宣布破产。也有评论称,除补贴外,同程生活前期扩张过于激进、内部管理模式粗放也是导致其破产的原因之一。

  第二个倒下的是专注于社区水果业务的食享会。

  去年7月26日,随着多名高管离职,部分城市办公室人去楼空,食享会的官网及小程序再也无法打开。有消息显示,食享会将离开社区团购,向社区零食便利店转型。成立于2017年的食享会,在2019年达到巅峰,2020年很快被兴盛优选、美团优选等巨头挤到市场边缘。

  尽管早在2021年4月,食享会曾将江苏地区业务出售给“老三团”之一的十荟团,并主动退出浙江、吉林等地区,但来自补贴的冲击,以及品牌自身缺乏过硬的区域拓展能力,品牌壁垒缺乏,导致订单数、销售额持续下滑,最终“无力回天”。

  第三个倒下的是呆萝卜,因“未能引入重整投资人,已难以为继”。

  10月20日,呆萝卜App发布停运公告。公告显示,由于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企业最终没能引入重整投资人,菜菜企业即日起停止营业,呆萝卜App停止向消费者提供服务,各线下门店停止营业,并在近期内陆续关闭。此次的停运公告中也提到,菜菜企业于2020年1月23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,历经近21个月的时间,最后依然因为融资问题难以为继。对于停摆的状况,呆萝卜创始人李阳表示,“只能说,大家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,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,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,这是大家用错的地方。”

  此外,还有连锁便利店品牌“美宜佳”推出的“美宜佳选”也在2021年10月末宣布停运。这是美宜佳对于兴盛优选的模仿,但由于供应链并不扎实、投入不足,该项目历时两年,最终也败下阵来。

  对于头部创业企业溃败的原因,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表示,食享会、同程生活等这类初代社区团购头部平台爆雷,与和前期跑马圈地过度有关。彼时玩家较少,市场空白,他们大多采用快速融资、快速发展团长、自营采购或加盟的模式,寻求巨头并购,或者独立上市。这便导致2020年互联网巨头亲自下场时,这些平台没有护城河而一溃千里。

  可以看出,在监管收紧、资本退潮、玩家相继倒戈之后,社区团购企业建立起的供应链竞争力,并未如想象般牢固。而对于还未倒下的平台来说,无序扩张已不是出路,尽快找到新的突破口,才是活下去的关键。

责任编辑:蔺弦弦

分享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